渡何处?

Edward•C•S:

这几天晚上,读梁衡的散文,还没读完,就之前读的,分成两部分,写历史,写政坛。

说起来,相对政治方面,我对历史更感兴趣,不过,一篇除外:《觅渡,觅渡,渡何处》,这篇写瞿秋白的文章,虽然被编者归入政治人物,到个人觉得,他的语言上,更接近那些历史人物。

说起梁衡,不得不说当事老师向我们推荐他的时候用的词:“厚重”,说是散文,他的语言却是那么精致,每一句都洗洗雕琢,每一个论证都那么有力。还记得当时第一次读他的文章,两篇,《来世嫁给苏东坡》《岳飞》,当时如果不是这两篇,可能我也不至于专门买他的书来看,但就那么半节课,我便已经被吸引进了他的文字。

《来世嫁给苏东坡》,堪称奇文章,全片的文字似乎很灵活,很随意,但是,这种随便背后却是精密的思维,一字一句,用随意的语言描绘着最细致的思维,将苏东坡最全面的展现在我眼中,吸引人,却不轻佻。

《岳飞》说实话,我不记得名字到底是不是这个,但我能记得的就是这篇文章有多么震撼。字字珠玑,我只能想到这个词,整篇文章,字字千金,多一个便落俗套,少一个却表意不清,用最厚重的语言,最滂沱的气势,唱出了岳飞,那种震撼,也许在读诗歌时偶尔会感受到,但是,它传达的力量却更胜于诗歌。

除了那两篇,我最喜欢的大概就是《乱世中的美神》了,其实从来对李清照这个人都很感兴趣,在我看来,整个古代诗坛,她递给我的吸引力超过任何人,无论哪个角度,她都是那么特别,那么美,称她为“神”起码在我看来,完全不过分。说来对比度也真大,曾经我也试着写过一篇关于李清照的散文,但读起来,天壤之别。虽然都似乎是很普通的文字在描绘同一个人,但文字中的重量,差的太大。

最后值得提起的,也是两篇,第一,《最后一个带罪功臣》,林则徐,似乎在讲故事,她却在故事中融入了自己满满的情感。每一个字,都带情,这大概是我读梁衡最大的感觉了,细致的描写,严密的考究,正如我们语文老师的评价,“先是学者,后是作者”。

第二篇,《把栏杆拍遍》,辛弃疾。曾几何时,就在这里,lofter,读邪隐的那篇文章,感受的是他那古体语言的力量,也只有这种力量才能配得起辛弃疾,但是在梁衡笔下,似乎不再需要格式,普通的文字,依旧充满力量。如果说《岳飞》文字中带的力量是悲壮,那这里,似乎还多一些无奈,就在那么几个词之间,他的文字编淋漓尽致的倾诉。

说起看他的文章,就不得不联想到自己,都说要有亲身经历才能有好文章,这话不假,如今,多少人试着用华丽的辞藻来充斥文章,希望以此给文章带来充实感,但是,读多了,只有浮躁,文字的力量,始终内在的东西,从作者心中出发,到读者心中停止,没有那些心路历程,无论辞藻多么华美,那种魅力也只能浮在表面,禁不起时间的打磨,轻轻一碰,碎去,留下空洞的文字······

这似乎是大部分青年作者都欠缺的,生活经历,与和那些经历一起来到的心灵感触,在我们看来,似乎已经有些遥远,毕竟上一代人经历的,比我们多了太多,深了太深,以致我们只能趴在悬崖边,渴求着,却没有胆量,也不再有机会去尝试。

这段文字,写给我自己,也写给身边爱写作的孩子们,要让我们的作品更厚重,首先得让我们自己成长的厚重,多走走,多看看,多读读,甚至多经历一些,让剥削与睿智的尘埃落满我们周身,到那时,我们的心中才能有足够的魔力,将我们的文字变得,畅如流水,却沉似黄金······

评论

热度(7)

  1. 我本善良iCobra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采萱iCobra 转载了此文字
©采萱 / Powered by LOFTER